比亚迪广告门部分供应商 或赴深圳总部面谈

2018-07-27 19:56 未知

  简介:从7月12日到7月16日,比亚迪对“广告门”相关广告传媒公司的态度正发生微妙的变化。

  “比亚迪的态度有所变化,没有之前那么强硬,我们30多家供应商中已有供应商按照比亚迪在告知函里公布的预约电话联系比亚迪集团采购处总经理,在电话里,主要沟通与李娟合作的时间、地点以及这两三年的合作情况,对方没有回应具体的解决方案,而这需要面谈,预计本周四或周五会有部分供应商到比亚迪深圳总部进行面谈。”比亚迪“广告门”涉事的一家广告传媒公司负责人7月17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上述人士对比亚迪7月16日发布的告知函喜忧参半,在一定程度上担心这是比亚迪的缓兵之计,在通过当面交流之后,比亚迪收集供应商手中上的种种信息之后,也有可能从中参考并寻找对策。万一比亚迪和供应商在未来的解决方案中无法谈拢时,供应商只能通过诉讼来维权,届时与比亚迪对簿公堂,不排除比亚迪因提前摸清供应商手上的底牌而占据更有利位置的可能。

  第一财经打通比亚迪公告函里的预约电话,对方称这个号码只是对接供应商,并提供了对接媒体的电话号码,但记者按此号拨了两遍皆没人接听。

  7月16日早上,比亚迪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告知函,指出比亚迪是李娟案件的受害者的同时,也表示愿意与相关公司保持积极沟通。同日,比亚迪还发布了关于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提到李娟及网传的“陈振宇”非比亚迪在职或离职员工,也不是比亚迪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比亚迪从未授权上述人员以比亚迪名义从事经营活动、代表比亚迪签署合同。

  从7月12日到7月16日,比亚迪对“广告门”相关广告传媒公司的态度正发生微妙的变化。

  7月12日,比亚迪发布《关于李娟等人冒用比亚迪名义开展相关业务的声明》(下称“声明”),称李娟等人冒用比亚迪高管身份,用伪造的比亚迪印章与任何单位或机构签署的合同,比亚迪均不知情,也与比亚迪无关。

  7月16日,比亚迪“广告门”涉事4家广告商竞智、速肯、威瑞以及雨鸿召开媒体发布会,对比亚迪与广告商合作纠纷情况进行说明。几位供应商联合表示,目前这起广告门涉及款项差不多11亿元。竞智广告相关负责人还表示,李娟是自首的,并非比亚迪所说的报警并采取强制措施带走。而早一天,雨鸿也已发布一则声明,明确表示比亚迪参与了由李娟推进的宣传活动,称由李娟以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名义发包给雨鸿的广告业务均属比亚迪旗下真实业务,事中有比亚迪广告部门及大区相关人员对接,事后有大量业务确认。同时表明,自己像其他供应商一样也只是单纯的受害者。

  多家供应商还反映,李娟在上海浦东世纪大道国金二期租赁办公室以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下称“国金比亚迪”)市场部总经理身份与他们合作已长达三年,并非从2017年5月开始。

  比亚迪与广告商双方的陈述存在一些分歧,包括比亚迪究竟知不知情、李娟的身份、合作的时间以及李娟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等。比亚迪在声明中指出,2017年5月,李娟使用雨鸿的名义,以自有资源(广告和活动)试用及免费使用为切入点,主动与比亚迪联系开展免费广告宣传。在发现李娟等人的违法行为后,比亚迪以李娟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及合同诈骗罪,向上海警方报警。

  目前,从比亚迪与广告商双方的发声中,浮出水面的情况是,比亚迪免费享受了非短期的优惠价格甚至免费的推广活动,包括李娟使用上海雨鸿的名义,以资源赠送以及优惠价格的方式推进比亚迪和阿森纳足球俱乐部之间的广告宣传等,这些所产生的费用主要是由30多家供应商在垫资,而在由李娟所主导的一系列推广活动中,比亚迪的相关高管曾多次现身。

  至于李娟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她设局从供应商骗取的巨额广告和活动免费赠送给比亚迪的意图又是什么,网传李娟失联的上线“陈振宇”与比亚迪的内部高层是否存在利益的关系,比亚迪为何在长达一年甚至更久的时间里接受李娟所提供不符合商业逻辑的广告和活动而未发现李娟身份造假等,这些迷雾重重。

  比亚迪“广告门”在继续发酵中,合同诈骗、伪造公章、融资骗局等各种消息相继传出,难辨真伪,事情的真相还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不过,“广告门”事件的爆发,对千亿市值的比亚迪已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

  7月17日,比亚迪股价继续下跌,A股跌0.91%,报43.55元人民币,市值蒸发13.53亿人民币;H股跌1.88%,报44.45港元。

  据比亚迪近日对外披露的销量快报,今年上半年一共销售汽车22.45万辆,其中新能源汽车销量为74884辆。而据乘联会的数据,今年1~6月全国新能源乘用车约35万辆,比亚迪继续位居新能源乘用车销量冠军,在上半年共售出新能源乘用车71270辆。

  为了拓展市场以及提升品牌力,不少车企每年投入巨额的广告费用。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大数据库数据显示,在2017年上市公司的广告宣传推广费用中,上汽集团以135.72亿元位居榜首,而比亚迪以11.75亿元广告费位居第十,同比增长12.31%

  投入巨额广告费的比亚迪,如今却因为“广告门”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企业形象和品牌。至于多家与国金比亚迪签订合同的供应商与比亚迪在未来沟通后将会拿出怎样的解决方案,这还是未知数。有业内人士分析,假如比亚迪方面承认并支付“广告门”被卷入的这些供应商的款项,将会冲击到比亚迪今年的业绩,甚至让利润由正转负。因此,供应商要从比亚迪追回欠款的难度还是极大的。

  今年第一季,因受新能源车补贴退坡等因素影响,比亚迪的净利润仅为1.02亿元,同比下滑了83%。(第一财经记者武子晔对本文也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