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马:泰达欠我一封感谢函 成绩面前没有遗憾

2018-08-04 10:49 未知

  讯 城市快报记者曾昭翔 对于泰达教练任期从未超过两年的现象,此前吉马良斯曾笑称自己“命硬”,或许能成为例外,但最终他还是没能成为那“特殊的一个”。近日,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吉马良斯针对一些敏感问题做出回应,同时他还半开玩笑地说:“至少现在,我还在等着泰达送出一封感谢函。”这是典型的“吉马式幽默”,他不会强求于人,但也绝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

  在泰达队历任教练中,吉马良斯绝不是名头最大、资历最深、执教水平最高的一个,但不可否认,他执教的一年半却是泰达队史最困难的一段时间,甚至可以说,吉马良斯两次“拯救”了球队。

  2012赛季中途接手岌岌可危的泰达队,危难中吉马良斯很好地做出了反应,率队渐渐摆脱降级威胁,甚至差一点杀入亚冠行列;上赛季,负6分的处罚让泰达队陷入末日恐慌,“泰达号”能最终熬过波涛汹涌的保级漩涡安然入港,当然还要感谢这位没有弃船的“舰长”。

  虽然这些都未能成为他最终留任的资本,但吉马直言,这一年半他从不后悔也没有遗憾,“可以说,这段时间没有一天是容易度过的,而且每个转会期我们都要更换新球员,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重新编排球队。但即使这样,我们仍保持着良好的水平,创造了一系列新的纪录:例如史上最长的5连胜,击败了中国许多顶级球队;例如我们从来没有输京津德比(2胜1平),而且我们根据球员的特点,制定并坚定实施了一种技战术打法,总之我觉得我们做得不错。我要说的是,我在任何俱乐部工作都不会把自己的留任当做一个重要的事情,因为作为一名教练,衡量你是否称职的标准只有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中超球队换帅越来越“无厘头”,安蒂奇、斯塔诺的下课都令人颇感意外,对此吉马倒是显得颇为豁达,“我们在各自球队应有的预算和现有的条件下,做出了非凡的工作,但最终还是离开,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但任何一家俱乐部都有着自己分析和评判教练工作的标准,这就是足球,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自泰达确认不再与吉马良斯续约后,坊间各种猜测就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但吉马良斯本人从未做出回应或辩解,因为这是职业足球的游戏规则——一切止于内部。但是,对于队员并不认可其战术打法的说法,吉马却并不认同,“我和队员们的关系非常好,虽然在更衣室内没有绝对统一的意见,但总体而言我们没有明显的分歧和摩擦。大家都知道,我从不回避和所有人去正面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