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水产经纪人尽然替”水产公司欠下渔民数百万债务咋回事?

2018-07-30 09:46 未知

  在宁德有这么一群人,他们通过帮水产公司向渔民收鱼从中赚取中介费,业内称呼他们叫做水产经纪人,王加直是一名水产经纪人,入行两年多,遇到了一笔获利数千元的活,结果却欠下了200多万元的债务。

  王加直说,他从2017年10月10日开始帮宁德祥和水产品有限公司做中介,可一个月不到,公司的经营就出了问题。

  眼看就到了还钱的日子,王加直等来的却是公司老板和财务的人间蒸发。拿不到钱的渔民急了,架着王加直从福鼎赶到了宁德找人,一守就是一个多月。

  渔民们并不管王加直是否也是受害者,鱼儿等钱买料,家里的债务要还,他们觉得既然是王加直介绍的,那他们就认王加直,并让王加直写欠条给他们。

  渔民找王加直讨钱,王加直只能继续去找宁德祥和水产品有限公司的老板陈成寿要钱,与他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另外两名水产中介——郑长灿和林宏文。

  王加直这几个水产经纪人表示,他们的中介费是每斤鱼一毛钱,因为宁德祥和水产品有限公司的这些活,他们各自要面临200多万的债务,这让他们是欲哭无泪。

  公益律师表示,水产经纪人如果能证明自己只是中介的话,这个债务就不应该他们来承担。

  但在看了这几名水产经纪人提供的宁德祥和水产品有限公司老板陈成寿写给渔民的《收鱼欠款条》后,公益律师发现“中介人”这一栏有的有签名字,有的则是空白。而水产经纪人跟渔民和水产品公司之间都没有签订中介合同。因此,目前支持这几名水产经纪人只是提供中介服务的证据,还不是非常充分。

  因为始终无法联系上宁德祥和水产品有限公司老板陈成寿,在公益律师的陪同下,王加直等人来到宁德祥和水产品有限公司之前的办公地点核实情况,结果却发现已经易主了。

  经过多方打听,据之前把厂房出租给宁德祥和水产品有限公司的业主宋方俤估算,宁德祥和水产品有限公司已经负债千万。

  公益律师从宁德祥和水产品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中发现,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已经从陈成寿变更为毛振家,股权也一并转给了毛振家。水产经纪人拨打工商登记信息中的电话号码,却发现是空号。

  那么,陈成寿不再担任宁德祥和水产品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并转让股权,这家公司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承担之前的债务了呢?

  律师解读:当事人被渔民围住并要求写了欠条,签名担保,这意味着什么?这欠条具有法律效力吗?1、根据法律规定,以欺诈或胁迫方式订立的合同包括欠条,属无效合同或可撤销合同。这个案件里我注意到,视频中介绍的情况是当事人被渔民围住,本案中由于涉及渔民人数较多,如果仅仅只是包围的行为,而没有暴力行为或暴力威胁,可能无法界定为法律意义上的胁迫;2、如果当事人被逼写借条,完全可以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由公安机关介入调查,但是本案中很遗憾当事人可能没有这么做,所以结合本案的实际案情来分析,如果发生诉讼争议,我个人认为法院判决认定欠条有效的可能性较大。

  水产经纪人该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这些渔民又该如何维权?1、这个案件如果只是单纯民事纠纷的话,我觉得可能存在两个独立的买卖合同关系,所以水产经纪人可以凭水产公司出具的欠条起诉水产公司,当然如果他们认为水产公司老板涉嫌诈骗,也可以继续提出刑事控告;而渔民可以凭水产经纪人或水产公司老板出具的欠条提起诉讼,通过法律途径主张权利;2、水产公司向水产经纪人或是渔民收购黄瓜鱼,应依法向他们偿还货款;当然如果公司老板或主要负责人如果经公安查实,是出于非法占有货款为目的或直接是靠这种手段、套路坑蒙拐骗,也可能面临刑事责任的追究。